前列腺癌治療簡史    
2017年06月16日
標簽:
對此內容提問

目錄

@圖片來自網絡 | center | 740x348]![Alt text

圖片來自網絡

過去40多年的研究發現讓前列腺癌成為治療效果較好的癌癥之一。現在全世界的前列腺癌患者診斷5年后幾乎都能健康的生存。

但是,各方面仍存在挑戰。新試驗結果對基本的前列腺特異性抗原(PSA)篩查提出了質疑,研究者仍需要探索能準確檢測出高風險病例的篩選方法。晚期前列腺癌患者需要新治療方法延長生存時間。另外,不同人種之間死亡率差異說明需要了解更多關于前列腺癌生物學知識。

1943

第一次發現激素可以停止前列腺癌生長

Charles Huggins醫生和同事發現了前列腺癌生長過程中激素的關鍵作用。Huggins第一次證明實施雙側睪丸切除和使用雌激素降低睪酮水平可以讓前列腺癌縮小。現在,相對于手術切除,更多用激素療法(雄激素阻斷療法)治療前列腺癌。1966年,因這個發現Huggins獲得了諾貝爾獎

1966

出現第一個治療前列腺癌標準化療方案

美國國家前列腺癌項目第一次推薦對有擴散的前列腺癌的治療方案。

1970

放射性“粒子”治療前列腺癌

有研究結果顯示,與手術切除前列腺和周圍組織比較,近距離放療可以延長前列腺癌患者生存時間。這種方法是把非常小的放射源或“粒子”植入到前列腺,對腫瘤進行高劑量放療,減少正常細胞的照射。

1971

出現早期前列腺癌篩查方法

研究結果顯示,每年進行前列腺直腸指檢伴前列腺癌切除的患者平均生存時間與正常男性無區別。但是這種治療會有尿失禁和性功能障礙等不良反應。

1974

出現前列腺癌系統性分級系統

醫生可以用Gleason分級系統區分前列腺癌(低侵襲性到高侵襲性)選用合適的治療方案。該系統依據顯微鏡下前列腺癌細胞形態分為1-5級(低級別的惡性程度低)。隨著對疾病的認識增多,近些年對Gleason分級系統做了更新和改良。

1980

新儀器可以發現早期前列腺癌

醫生可以用前列腺超聲檢查發現單個疑似前列腺癌的畸形物。再配合穿刺活檢,醫生更容易發現早期前列腺癌。

1981

CT檢查有助于判斷前列腺癌分期

通過CT檢查可以無創性的判斷前列腺癌分期。同時,CT檢查可以幫助手術和放射治療,為近距離放療提供位置信息。

1982

早期激素治療藥物面世

研究結果顯示促黃體激素受體拮抗劑(LHRHa)可以有效治療前列腺癌。3年后FDA批準了第一種藥物。它可以減少睪酮的產生、延緩前列腺癌的生長。因為這種效果是可逆性的,與手術切除睪丸的不可逆性治療比較有顯著優勢。激素治療已成為前列腺癌標準治療方法。

新手術方法有助于保留性功能和泌尿功能

出現了保護神經功能的前列腺切除方法。新的手術方法第一次保留了前列腺切除后的性功能和泌尿功能。

1986

FDA批準PSA檢查用于前列腺癌篩查

FDA批準PSA檢查用于年齡大于50歲男性前列腺癌篩查。廣泛使用早期前列腺癌PSA篩查引發了一場至今仍在持續的討論,如PSA篩查有沒有改善生存時間、是不是對非致命性癌癥的過度檢查等。

1987

發現前列腺癌新亞型

研究者發現了前列腺癌新亞型-神經內分泌瘤(又稱小細胞腫瘤)。隨后的研究顯示,與常見的腺癌型比較,神經內分泌瘤生長和對治療反應方面有顯著不同。神經內分泌瘤更難發現,更容易擴散到軟組織而不是骨組織,一般對化療更敏感。目前,醫生常用神經內分泌瘤基因特點來進行診斷。

1990

出現了腹腔鏡前列腺癌手術

腹腔鏡前列腺癌手術使用伸縮式攝像裝置和多個小切口切除前列腺。與單個大切口的傳統手術比較,新方法減少了手術恢復時間和并發癥。待腹腔鏡前列腺癌手術普及后,仍需要隨機臨床試驗來驗證少創的新技術是否像有傳統手術一樣的長期效果。

1994

等待觀察成為早期前列腺癌治療方法之一

一般情況下前列腺癌生長非常緩慢,許多前列腺癌能在早期診斷,不會生長到威脅生命的程度。為避免不必要治療,醫生開始用等待觀察方法(又稱主動監測)。這是對早期前列腺癌患者延緩治療,改用頻繁的PSA檢測替代治療的方法。這種方法可以區分需要治療的較重患者,而較輕患者避免了不必要治療帶來的并發癥。

1996

新方法治療激素療法失敗后的晚期前列腺癌

FDA批準米托蒽醌(mitoxantrone)治療激素療法失敗后的晚期前列腺癌。隨機臨床試驗結果顯示,與單用波尼松(prednisone)比較,米托蒽醌+波尼松治療可以改善生存質量、減少疼痛、降低更多PSA水平。

1997

激素療法+放療可以改善前列腺癌患者生存時間

2項關鍵性研究結果顯示,與單用放療比較,放療前后加用激素療法可以減少前列腺癌擴散風險、延長患者生存時間。新的聯合治療方案很快成為標準治療方案。

2003

批準前列腺癌預防性用藥

2項大型試驗結果顯示,與安慰劑比較,使用非那雄胺(finasteride)和度他雄胺(dutasteride)可以減少患前列腺癌風險25%。然而,這2種藥物用于預防前列腺癌仍有持續的爭論。

主要的爭論點包括這些藥物是否增加腫瘤的侵襲性、是否只會抑制侵襲性較少的腫瘤等。

2004

批準難治性前列腺癌治療藥物多西他賽

FDA批準多西他賽治療難治性前列腺癌。2項臨床研究結果顯示,對標準激素治療耐藥的前列腺癌患者使用多西他賽后延長了生存時間。

2005

高劑量放療減少前列腺癌復發風險

研究結果顯示,與接受傳統劑量放療的局限性前列腺癌患者比較,接受大劑量放療患者的復發風險降低。隨著技術發展,醫生可以用高劑量放療治療腫瘤而減少了對正常組織的損傷。

2008

早期研究結果顯示新靶向藥物可以治療晚期前列腺癌

一項研究結果顯示,醋酸阿比特龍(abiraterone acetate)可減少對激素治療耐藥患者PSA水平近90%。另一項研究結果顯示,與其他聯合方案比較,custirsen聯合標準化療方案可以顯著減少PSA水平和疼痛級別。Custirsen可以增加前列腺癌細胞對化療的敏感性。

2011年,FDA批準醋酸阿比特龍聯合波尼松治療對之前方案失效(包括多西他賽)的晚期前列腺癌。

血液檢測可預測前列腺癌治療效果

FDA批準CellSearch檢測用于晚期前列腺癌患者的生存時間預測和治療監測。CellSearch檢測分析的是外周血液中的上皮細胞數量,有助于醫生評估每位患者的最佳治療方案。

目前,研究者仍在做血液中腫瘤細胞檢測試驗。

確認潛在的前列腺癌相關病毒

研究結果顯示,很大一部分前列腺癌中檢測出XMRV病毒,該結果提示有XMRV病毒可能與前列腺癌有關。目前,對該病毒如何轉錄、怎樣引起腫瘤等具體細節尚不清楚。

2009

男性是否做PSA檢查存爭議

關于PSA篩查,3個大型、隨機臨床試驗給出了不一樣的結論。造成PSA檢查能否改善生存時間和挽救男性患者生命的討論。2個研究結果顯示,前列腺癌生長緩慢較少威脅到生命,PSA檢查對患者生存時間的影響不大。第3個研究結果顯示,年齡超過60歲男性每2年進行一次PSA檢查可以減少前列腺癌死亡風險40%。

手術后或激素治療后的放療能延長生存時間

長期試驗結果顯示,早期前列腺癌患者術后接受輔助放療能減少擴散風險、增加生存時間近30%。獨立研究結果顯示,已有擴散的前列腺癌患者激素治療后加用放療能降低死亡風險40%。

2010

FDA批準cabazitaxel治療晚期前列腺癌

FDA批準cabazitaxel聯合波尼松治療對激素治療方案和標準化療方案失效的晚期前列腺癌。研究結果顯示,與標準治療藥物米托蒽醌比較,cabazitaxel可以延長多西他賽治療失敗的前列腺癌患者生存時間。

出現首個前列腺癌治療性疫苗

FDA批準了叫做Provenge 的治療性疫苗用于治療晚期前列腺癌。試驗結果顯示,與安慰劑比較,Provenge可以中等改善患者生存時間。這種治療方法是通過增強患者免疫系統來對抗腫瘤。這種治療方法的作用有待于觀察。因為這種療法的費用高、效果中等。

2011

FDA批準abiraterone acetate治療晚期前列腺癌

FDA批準醋酸阿比特龍聯合波尼松治療對激素治療方案和標準化療方案失效的晚期前列腺癌。醋酸阿比特龍可抑制促進前列腺癌生長的睪酮等男性激素。在此之前只有cabazitaxel被證實可以延長此類患者生存時間。

2012

FDA批準enzalutamide治療晚期前列腺癌

研究結果顯示enzalutamide可以延長激素治療、化療等標準治療后復發的晚期前列腺癌患者生存時間。同年晚些時候FDA批準了enzalutamide的適應癥。Enzalutamide通過與雄激素受體結合的方式抑制睪酮、抑制腫瘤生長。

專家反對不必要的前列腺癌PSA篩查

前列腺癌PSA篩查價值的爭論仍在持續。5月,美國預防和服務工作組(USPSTF)的建議反對進行PSA篩查。理由是通過PSA篩查減少的前列腺癌患者數量有限、增加了不必要的穿刺活檢和相關治療。

但是,同年晚些時候美國臨床腫瘤協會(ASCO)指南建議臨床醫生要與預期壽命超過10年的健康男性患者討論PSA檢查利弊后再決定。ASCO指南認為這類患者仍能通過PSA檢查獲益,但是對于預期壽命較短患者而言風險大于獲益。



閱讀數:2611
关于电子游戏作文6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