腫瘤精準治療    
2017年05月03日
標簽:
對此內容提問

目錄

1. 什么是精準治療?

2015年1月20日,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國情咨文演講中提出了“精準醫學(Precision Medicine)”計劃,呼吁美國要增加醫學研究經費,推動個體化基因組學研究,依據個人基因信息為癌癥及其他疾病患者制定個體醫療方案。1月30日奧巴馬正式推出“精確醫學計劃”,提議在2016財年向該計劃投入2.15億美元,以推動“精準醫學”發展。通過遺傳關聯研究和與臨床醫學緊密接軌,來實現人類對疾病準確預警,精確診斷,有效治療。

尤其在腫瘤治療領域,惡性腫瘤的發病率呈逐年上升,隨著技術的進步,腫瘤治療手段復雜多樣,例如除常規三大技術,手術、化療、放療外,無創治療,生物治療、靶向治療,基因治療,免疫治療等等不斷涌現。逐步實現“該消滅的片甲不留,該留的毫厘無損”,在保證精準治療的同時盡可能將損傷控制到最低。

精準治療是將個體疾病的基因和分子學信息用于指導其診斷和治療的醫學,其中的關鍵是基因和分子學信息、診斷、治療三者的結合,使疾病的診治更具有針對性、靶向性和特異性。

腫瘤治療已進入“精準治療時代”。“精準治療”能夠有效提高腫瘤患者的生存率和生活質量,因此越來越受到大家的重視。

2. “精準治療”模式有哪些優勢?

每一個人都具有自己獨特的基因,每一位腫瘤患者所攜帶的腫瘤基因也不完全一致,即使是同樣分型分期的腫瘤,其治療策略也不盡完全相同。例如:目前腫瘤靶向治療即是“精準治療”的一個體現,在綜合考慮患者各項特征的基礎上,通過檢測腫瘤患者的基因分型,從而可以針對患者自身特征制定最佳治療方案,突破傳統治療的局限性。

例如:靶向治療使更多患者能夠在第一時間接受有效治療,避免患者通過以身試藥的方式選擇有效方案,也避免了不適用藥物帶來的嚴重毒副作用,顯著降低嚴重藥物毒副作用發生率,提升患者的生存期和生活質量,大幅提高治療效果,緩解疾病發展、延長生命。同時,這不僅增加了患者的治療信心和配合度,還有效降低了治療費用,減輕廣大腫瘤患者的經濟負擔。

精準治療的基因與分子生物學信息目前主要包含了5個方面的遺傳學變異:

(1)單個堿基的突變,如EGFR基因突變;

(2)額外的基因拷貝(即基因擴增),如乳腺癌HER2基因擴增;

(3)大段缺失,DNA的缺失可能導致那些阻止或控制癌癥發展的基因缺失;

(4)基因重組,如大家非常熟悉的ALK融合基因;

(5)基因突變引起的表觀遺傳學改變,如現在常提到的甲基化、微小RNA等。

以上5個方面基本上涵蓋了目前癌癥基因分子診斷和精準治療的分子生物學基礎。通過檢測遺傳學方面的變異,就能夠預測腫瘤發生、轉移的風險,靶向治療敏感性,以及化療藥物的耐藥性等等。

3. 如何實現腫瘤“精準治療”?

目前我們開展“精準治療”應用了多項領先技術,這一系列技術的綜合應用極大地提高了治療效果,延長患者無病生存期,提高生存質量使患者如常生活。

3.1 明確診斷,精準用藥——基因與分子病理檢測

腫瘤的手術或穿刺活檢取得組織標本是能獲得的第一類腫瘤樣本,對樣本的分子病理診斷和基因檢測,有助于術后治療方案的確定。此外,部分腫瘤患者的血漿和惡性胸水也可以作為替代性樣本做為檢測的樣本材料。臨床醫生可以根據患者的基因檢測結果為腫瘤患者選擇最佳的精準靶向治療藥物,調整治療方案,做到“對癥下藥”,而不用患者“以身試藥”。

另外,在治療的過程中隨著時間的推移,患者體內的腫瘤細胞可能發生基因水平上的改變,這些基因突變后的腫瘤細胞已不同于之前組織樣本的基因信息,因此可能出現“耐藥”現象,即正在進行治療藥物藥效降低或無效的現象。因此,在接受一段時間的治療以后,應定期復檢結果顯示疾病進展,提防耐藥現象的產生。此時可以重新利用標本進行基因檢測,找出耐藥的基因,調整治療方案,避免因繼續盲目用藥延誤疾病的治療和金錢的浪費。

精準治療對癌癥的關注,正在逐步解決“精準腫瘤”的主要問題:不明原因的耐藥性、基因組異質性腫瘤、腫瘤監測反應和腫瘤復發認識以及在藥物組合方案使用中等認識。

獲取更多基因與分子病理檢測信息請點擊閱讀——基因與分子診斷中心

3.2 精準無創腫瘤清除——EDGE無創放射治療系統

EDGE無創放射治療系統的出現,使手術治療從有創發展到“不開刀”的無創,患者實現了無感,無痛,無需住院,快速清除腫瘤的目標。治療時間一般縮短到10分鐘左右,臨床驗證精度達到0.2毫米,超過人類醫生拿手術刀手工控制的極限。又避免了常規手術中的麻醉意外、手術風險、創口愈合感染風險、術后康復住院等風險和問題。使得術中和術后都可如平時一樣正常生活。目前我們治療的1000多例患者中,大部分是常規手術或其他技術不能治療或治療風險過大的中晚期腫瘤患者。例如:顱內腫瘤,腦膠質瘤,鼻咽癌、垂體瘤、腦干部位腫瘤,脊柱腫瘤,肺癌、肝癌等。

獲取更多EDGE相關信息請點擊閱讀——EDGE無創腫瘤手術

3.3 最新腫瘤精準治療藥物:腫瘤靶向治療藥物

作用靶點
EGFR
ALK
ROS
RET
MET
TRK1
HER2
BRAF/MEK
靶向藥物
Erlotinib Gefitinib Afatinib Osimertinib Rociletinib EGF816 ASP8273 HM61713
Ceratinib Crizotinib Alectinib Lorlatinib Brigatinib Ensartinib Entreatinib
Crizotinib Ceritinib Lorlatinib Cabozantinib Foretinib Entrectinib DS-6051b
Alectinib Cabozantinib Vandetanib Lenvatinib Apatinib Ponatinib Sunitinib Dovitinib
Crizotinib Tivantinib Cabozantinib Foretinib Volitinib Capmatinib MSC2156119J AMG337 AMG208
Entrectinib LOXO-101 DS-6051b
Afatinib Dacomitinib Neratinib Lapatinib Pyrotinib
Vemurafenib Dabrafenib Trametinib Selumetinib

獲取更多最新精準的靶向治療藥物相關信息請點擊閱讀——治療藥物

3.4 以患者為中心的多學科診療

100年來,我們的治療中心從創建開始就是一個多學科的醫學中心。因為大多患者不是只有一個疾病,即使一個疾病還會有多種并發癥;同時我們認識到任何一個疾病治療都是全身整體的動態治療,我們有一個多學科的團隊來幫助患者同時解決多個問題,提供系統的治療方案;同時我們始終貫徹“以患者為中心”的宗旨,在提供最佳醫療質量的同時,尊重不同國家與地區的文化,提供最適合的就醫體驗是我們工作的重要要素,因此在服務和基礎設施配套不斷增加投入。

獲取更多“多學科診療”相關信息請點擊閱讀——亨利福特腫瘤中心

4. 精準治療展望

如今腫瘤治療手段靈活多樣,已經不僅僅局限于傳統的手術、放化療等,基因分子靶向治療的普及意味著“精準醫學”正逐步被應用到臨床腫瘤醫療領域。隨著基因組學及生物大分子技術的日漸成熟,“精準醫學”模式將使腫瘤的治療進入一個新的時代。

4.1 精準治療-短期目標

腫瘤治療被選擇成為精準治療的短期目標。癌癥是常見的疾病,總的來說,隨著人口老齡化的進程加快,它們已是美國以及全球其他地區主要的死亡原因。對癌癥的恐懼也席卷了這些國家,這是因為癌癥的殺傷力、癥狀以及人們用有毒或損害性的方式來治療它們。研究人員已發現,許多分子病變是驅動癌癥的誘因,這表明每種癌癥都有自己的基因印記、腫瘤標記物以及不同的變異類型。雖然癌癥主要是由日常生活中基因損傷積累所導致的,但可遺傳性基因變異通常會增加患癌風險。這種對致癌機制的新理解已影響了在藥物和抗體設計過程中,對癌癥風險、分類診斷以及治療策略的評估。許多靶向療法已經或正在研發,它們中有些已為民眾帶來益處,有些則效果顯著。此外,最新的癌癥免疫療法也產生了一些積極的反響,有跡象表明腫瘤標記物能成為預測癌癥的顯著因子。

4.2 精準治療 - 長遠目標

精準治療計劃的第二部分是將加大科研進步,從而提升對疾病風險評估、疾病機制把握以及許多疾病最佳治療方案的預測,這對擴大精準治療在健康和衛生保健等諸多領域帶來益處。該計劃將鼓勵和支持新一代的科學家開發創造性的新方法來檢測、測量和分析范圍廣泛的生物醫學信息–包括分子、基因、細胞、臨床、行為、生理和環境參數。

這使得未來許多新的技術被應用:今天的血液等檢查項目數據被可穿戴設備實時動態監測;醫療移動設備可實現對即將發生的疾病提前預警并干預治療;基因缺陷性疾病通過基因編譯技術得以治愈;醫護機器人在家里提供患者24小時看護治療。

4.3 人類基因組編寫計劃啟動

2016年6月3日,美國多家醫療機構的25名科學家宣布將于今年籌資一億美元啟動人類基因組編寫計劃,目標包括在10年內合成一條完整的人類基因組。 人類基因組測序計劃從1990年持續到2003年,重點是基因測序,讓科學家能夠“閱讀”基因組。人類基因組編寫計劃的重點則是構建基因,讓科學家能夠“編寫”基因組。人工合成的人類基因組可用在各個方面,包括培育出可移植給人類的器官、通過全基因組重編碼賦予細胞對病毒的免疫力、通過細胞工程技術賦予細胞抗癌能力、治愈基因缺陷性腫瘤,加速疫苗和藥物的研發進程等。


閱讀數:1149
关于电子游戏作文600字